一瞬间的永远 ——论工程技术研究攻关的方法

       《消失的地平线》讲述英国冒险家进入时间永恒之地,又从中逃离的故事。生活在“香格里拉”群山之间隐秘峡谷修道院中的人们,由于特殊气候而“冻龄”,拥有无限的时间来学习和研究自己喜爱的学问。获得的超世智慧让他们能巧妙地与世隔绝,又能获取最优越的生活条件、连接世界最前沿的知识,收集失传的珍贵资料(包括遗失的乐章、《庄子》其它篇和维纳斯的断臂)。主人公拥有继承时间永恒的选择,但最终选择了放弃。
       为什么放弃,读者也许找到各自答案。不动的推动者(unmoved mover)仅存在梦与神话中。在非小说(non-friction)世界里,我们每个人都会在某一天,离开自己的“香格里拉”庇护所,启程来到现实世界,怀揣个人最初愿景的同时,背负起时代赋予的使命。愚昧的人将个人愿景和时代使命看作不可调和的矛盾,并试图用各种模糊的概念(例如“自由“)建立另一座庇护所。智者和勇者用自己短暂的一生,寻找这两个“对立物“共存的场所。耶稣找到的场所是十字架。佛陀找到了菩提树,对于误入“香格里拉”的冒险家,那个场所不在时间永恒之地,而在短暂又深刻的一生。但他途经“时间永恒之地”的片断却成了人类辉煌文明永恒的证据。小说并未指出的是,那些选择留在时间永恒之地的人们并未创造出具有永恒价值的东西。《消失的地平线》这本小说也成了“消失的瞬间”和“永远的地平线”这两个对立物共存的人类文明的经典之作。永恒只诞生于瞬间?
       再长的时间除以永恒都是瞬间,再短的时间除以瞬间都是永远。相比永久的机构和大学,工程是短暂的。‘如果让我重来一次,我会建得好很多’英国土木工程之父布鲁内尔说。然而工程永远是一次性的、不可回头的。现在,中国很多工程建得又快又好,“快”就是把有限的资源集中在合理短的时间里(假设资源总量不变,时间越短,资源密度越高)通过智慧的方法与勇敢的行为让其发生向善的质变,产生新的知识(例如新模式、新方法、新技术、新产品和新理念)再通过交流,惠及众人,完成永恒价值增长的一个轮回。
       中交悬浮隧道工程技术结构与设计方法研究攻关组只存在六个月,从2019年夏末到珠海的冬天。陆续进入攻关组的成员达成共同愿景,希望在漫长人类近两世纪悬浮隧道工程探索研究历史中,留下一行足迹,登上一座山峰。
       山峰的高度由成果的数量、质量、维度和原创性来衡量。数量的多少某种意义上定义了成果是主流还是非主流;质量决定质量自身;维度产生品牌;原创是登顶所必需。如何提高这四性?如果只允许做一个努力,我认为,就是提高效率。提高效率不仅能提高数量,也能提高质量,因为当一件工作的效率提高三倍,只花原来三分之一的时间完成,意味着这件工作还可以进行额外两轮的改良,并且短时间完成带来更整体的认知;提高效率也会提高维度,通过提高新知识的学习效率和技术难题的攻关效率,用同样多时间发展更多分析手段,进而成果更多样,解决方案的适用性和抗风险能力更强。最后,效率带来更多原创的可能,真知出于实践,经历越多,工作越丰富,越容易产生独到见解。当我们参加一次研讨会,就能听主持人介绍,谁在某个领域拥有二十五年工作经验,大家对这样的报告倍感珍惜。试想如果我们把工作效率提高五倍,五年的工作成果报告将带给听众和社会相当于二十五年的体会与收获。
        攻关组成员来自全国各地,专业背景与工作背景各异,有水动力专业、结构专业、试验专业和隧道专业,有在读本科、在读硕士、在读博士、毕业博士、研究员和设计人员,大家互不认识,大多数人没有工作经验,少数人只上过几个月班,平均年龄26岁。如何在有限时间内创造出永恒价值?对研究方法本身就需要进行研究。
       换言之,项目面对的挑战是,面对一段同样长度的时间,团队如果表现得低效,这一段时间就成为被掩埋在人类文明历史的垃圾堆里的某个不知名的瞬间;团队如果高效,这段时间就有可能成为永远,并转化为每个团队成员心中美好的回忆。
       提高效率的钥匙是什么?
       第一把钥匙是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登上别的研究团队或个人已到达的山头并不创造新知识,很难产生永恒的价值(尽管部分东方哲学认为解释本身就是创新)。沿着别人走过的路上自己要去的山头可想而知是极其低效的,我们需要的是垂直登顶。
        第二是成长比成功更重要。尽管衡量项目成败的唯一标准是结果,但是以结果作为工作导向,恐怕并不能获得最好的结果。如果以人的成长为中心,每个不断成长的人就能更高效的创造更多的价值,项目将获得更有价值的成果。
       第三是思辨。思辨的原材料是调研,包括倾听团队内部集体的智慧。一个思想加上另一个思想不等于两个思想,而是有可能等于三、四个思想。我们需要了解各种方法,并从各种方法中,研究和实践如何看与如何解决问题。辩证是高明的对话(dialogue),不能只是把所有方法都放在对立面,从中比选出最倾向的那个,并借此主观地评价其它方法的不足,更需要的是找到对立之中的统一,从多种方法中创造出优于这些方法的方法。
       第四是注重、但不迷信过去的经验和知识。今年,攻关组更新了对悬浮隧道的文献调研,分66个方向调研了600多篇自1850年以后的文献。不仅调研已有悬浮隧道概念案例,还扩展调研了桥梁、海上工程和船舶等可借鉴的工程经验。不仅从既有研究文献中寻找分析方法,还从工程设计分析方法和各国相似工程规范规定中寻找推荐方法。只有站在前人的基础上才有可能登上更高的顶峰。另一方面,当前世界,科技环境日新月异,对待过去的成功经验,我们越发需要谨慎,有可能助力前行,也有可能导致失败。
        第五是对知识的尊重。传说人类所有知识和故事都来自过去的一个非洲部落中的盲人的讲述,有的哲学流派认为我们所谓发现新地知识不过是拾起原本就知道的但出生后忘记的知识。如果上述是真的,承认别人对知识的贡献确实没有必要。但现实世界科学知识的主流假设是知识不会从空气中平白无故地产生,因而致谢和参考文献让我们有办法区别自己创造的知识和别人的知识,让我们尊重他人的知识和劳动,并被人尊重。不完整地致谢或不完全地参考文献就是剽窃(plagiarism),不论有意或无意(“不知“也是罪)。只有我们所处的研究环境是一个没有偷盗的环境,团队成员才敢“才气外露”,才不会把想法牢牢地关在肚子里,实现或与他人的分享和合作,互相启发,这将极大地提高工作效率和原创性。攻关组目前已建立了信任纽带(trust structure),不论组内、组外,都将署名权与使用权分离。从长远看和从群体利益看,花时间和花精力注重和表达致谢、书写参考文献、避免剽窃,是有百利而无害的。
       第六是利它。对成功团队进行的研究反复证明,最好的利己是利它。做最有利于社会的事情将给自己带来最大回报。利它是极其古老的概念,因而有很多名字,佛教称为业的累积,基督教称为灵魂的增长、伊斯兰教大审判前的“积分“(表达不准提前致歉)。对于当前的攻关成员而言最大的利它就是注重技术传达、提升表达能力。如果一个人能够非常认真的完成一项工作,避免出错,且愿意额外多花1小时来把自己的工作成果表达得便于其它10个人能快速理解和掌握。假设每人因此平均节省了10分钟,则总共节省了100分钟。尽管个人多花60分钟,但团队总时间是节省的,总效率是高的。反之,如果只顾完成个人工作并交差,忽略表达,使得其它团队成员因误解而走弯路,团队所付出的时间代价是巨大的。这样对个人也带来坏处,个人的工作成果原本可以创造价值,因缺乏表达而让别人无法理解,也就没有任何价值,得不到任何人的认可,这十分令人惋惜。攻关组成员做的其它利它工作包括义务(不署名)审稿、复核计算、编写日报、整理图书等。个人成功建立在团队成功之上,并且通常而言,个人的收获对于个人而言是微弱和短暂的,团队的收获对于个人而言是强烈和永恒的。
       最后一把钥匙需要我们认识到自己的局限,相比第二把钥匙让我们持续加强能力,我们不但需要了解自己的能力,还需要了解周围伙伴的能力,以及自己所在团队的平行合作团队的能力,进而策划最高效的工作方式。举例,攻关组成员都是工学背景,悬浮隧道研究需要发展一些数学工具,面对复杂的数学编程,攻关组成员的动手效率是相对低下的。通过积极寻求与数学研究团队的合作,提高社会总工作效率的同时,也提高了团队成果的数量与价值。当前的工作模式是攻关组描述问题或提供需要求解的方程,交给数学研究团队发展算法和开发工具,攻关组再对工具进行应用,如必要进行反馈。这是团队间的合作。再以团队内部的合作举例。最近水动力需要计算约30个特征断面。该工作由两位博士承担。他们的分工并不是每人计算15个断面。陈博士是已毕业博士,善长写作,曾博士较年轻使用计算机的动作快,因此两位博士一位计算,一位将计算结果整理写报告,形成“分析流水线”,各自做各自更喜爱和高效的事情。罗素说,知识分两种,你去过中国,和你听说过中国,后者的基础是前者。在技术快速更新的年代,即便对于个人技术成长而言,并非所有工作都要自己从零开始探索,这是极其低效的,也不应当是推荐的方法,从与别人的合作中,看擅长的人如何高效地做事,也许技术成长得更快。前提是第五把钥匙对知识的尊重。

        参考文献:《消失的地平线》、《千面英雄》、《工程哲学(第二版)》。
9
责任编辑:editor

上一条: 国内外物理水池介绍

下一条: Scientific common sense around us 2


中国交建 TEC TU 天科院 大连理工大学

Copyright © 2019 中交悬浮隧道工程技术联合研究组_CCCC_SFTJT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60342号-7·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管理系统SFT · 管理系统(内网)